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24.com

混蛋神风流史 第二卷 校园风云篇

校园风波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施施然走进了「天星魔武学院」,一边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情况,看是否还有雅兰导师的拥护者要对我出手。不过看来我是多虑了,周围的学生看到我的时候都带着一丝的恐惧,也有一些人是带着一丝敬佩的眼神看着我。我听见身后不断地有学生对我指指点点,我也懒得去跟他们计较什么,但是他们说的实在是太大声了,我想不听见都难。

「嘿,你瞧,这就是那个让阿贝尔。马丁男爵丧命了的维尔。兰迪,真看不出来他有那么高的实力。」

「听说他是今年新生当中的唯一免试推荐生呃,看来推荐他的人一定大有来历啊。」

「哼,他还真大胆,居然敢当众对雅兰导师无礼……不过……他长得还蛮帅的……」说这话的人一定是女生,我有点飘飘然了。突然,我发现学校的布告栏前面围着一群人,对着布告指指点点,好像在说着什么,偶尔听到我的名字从那些人的口中冒出来。看来一定是跟我有关了,我心里想着,人也朝布告栏走过去。

「你们快看……维尔。兰迪过来了……」不知人群当中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人全转过身来,望向了我,有惊讶的、有愤怒的、有同情的、有幸灾乐祸的,什么表情都有,我全当作没看见,施施然地向布告栏走去,围观的人群自动向两边散开,将中间的同道让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走近布告栏一瞧,差点没把我气晕过去,丹特院长这个老滑头还真贪呢。

布告上是这样写的:「《天星魔武学院关于对一年级G班的维尔。兰迪的处罚决定的公告》:维尔。兰迪,男,十六岁,现为天星魔武学院一年级G班的学生,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做下了两件有损天星魔武学院数百年来优良传统的恶行:1公然在教室里对学院公认最美丽的雅兰导师做出无礼举动,罪大恶极;2与二年级阿贝尔。马丁同学的决斗造成严重后果,给学院的声誉带来巨大损害。为了维护学院数百年来的优良传统和良好的声誉,经」院长办公室「研究决定,给予维尔。兰迪如下处罚:1记」大过「处分一次,并扣除1000个学分;2罚款100000金币,限期三天内交清,逾期不交,罚金数额加倍。希望各位同学以此为鉴,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学习,积极上进。」下面的落款是「天星魔武学院院长:理查德。丹特」,时间是「大陆历7992年1月13日」。

什么嘛,这简直是讹诈,我一定要跟丹特院长这个老滑头说清楚。在众多学生的注视下,我就像一道风一样,无声无息地突然消失了,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觑的学生:「……这是」空间转移魔法「……只有魔导师以上的才能够使用的……而且连咒语都不用念……实在太可怕了……」

「想起来还真后怕……前天我们还一起围攻他啦……要是他反击的话……那我们岂不……」正在谈论的几个学生不禁浑身打了个冷噤,觉得自己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毫无疑问,我维尔。兰迪已经成了「天星魔武学院」最炙手可热的名人了,虽然出名的方式有些另类。

我可懒得理他们怎么在背后说我,也许有一天他们还得叫我一声院长呢。当我从「院长办公室」的正中央突然冒出来的时候,将正在说话的丹特院长和雅兰导师吓了一跳。咦,怪了,雅兰导师怎么一大早就在丹特院长的办公室里。丹特院长看清是我,笑呵呵地道:「维尔,你还到得真早啊,我也是刚刚才到的。」

「雅兰姐。」我向雅兰打了个招唿,然后就朝丹特院长道:「院长,你还真够狠的,张口就要了我100000金币,你以为我是造金币的啊?」要不是雅兰在场,我才不会这么好脾气,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只得将自己的火气往下压。其实区区十万金币对于我来说算什么,只不过我对他这种做事的方式有意见。如果真的有困难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以跟我直说嘛,不用这么玩的嘛。

「这是我的主意,不关爷爷的事情。」雅兰看我将矛头对准了她爷爷,忙往她自己身上引。

「雅兰姐,你不用骗我了,我才不相信这会都是你想出来的,是不是,院长大人?」我可不是小孩子,哪是这么容易骗的。说到扣学分的主意,雅兰倒是有可能想到,但是说到这么巨额的罚金,雅兰姐姐绝对做不出来。

丹特院长讪笑着道:「维尔,你不用这么激动嘛,你坐下来慢慢听我跟你说。」等我坐下之后呢,丹特院长讪笑着接着道:「我知道这样是有些不好,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首先我要平息学院内师生因为你对雅兰的无礼举动而产生的愤怒情绪,不这样重罚不足以平民愤。」我看了一眼雅兰,她一副「这是你自找的」表情。

丹特院长接着又道:「其次呢,是因为最近学院的经济状况遇到一些困难,照现在的情势发展下去,这个月的赤字就高达数万金币之多,这主要是因为王城的物价又上涨了。虽然上涨的幅度并不大,但是我们学院师生加起来超过万人,即使每个人每天的费用平均只增加十个银币,这样学院的开支也会每月增加超过三万金币啊。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归,维尔啊,好歹现在你也是院长继承人,你也有义务为学院解决困难吧。」说来说去,这才说到了点子上吧。

我斜睨了丹特院长一眼道:「说来说去,这第二点才是你最主要的原因吧。」丹特院长讪讪的一笑,有些窘迫地望了雅兰一眼,显然是向雅兰求助。不过我知道丹特院长说的必定是实际情况,因为按照平均来说,每个学生一天的花费大概是五个金币——这当然是因为学院的贵族占大多数的原因,平民学生平均一天的花费差不多只有二个金币不到。如果每个人的花费增加十个银币,也只是增加了百分之二,确实算不得多,但学院一万多名师生加起来可就不少了,每天就增加了一千多金币,一个月下来就是多支出三万多金币,这就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爷爷,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这些?」雅兰显然也是第一次才从丹特院长口中听到这些事情。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难道你的魔法能够变出钱来不成?」丹特院长叹了一口气道:「院长这个位置并不是谁都能做的,而且这也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位置。」语气一转,又道:「当然如果抛开了那个不能让贵族控制学院的誓约,我就不用这么伤脑筋了,不过那样学院也会因此而变质了,所以不管是谁当院长,都必须遵守那个誓约。」

「原来是这样啊,院长说的不错,现在的我的确是有替学院排忧解难的责任,不过……」我停下来,望着丹特院长。

雅兰急道:「不过什么?维尔,你该不是要提什么条件吧?」显然她有些误会了,也许还以为我会藉机要求她答应我的什么「无礼」要求。我当然不能让她这样误会我了,虽然我也算不上正人君子吧,但是乘人之危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雅兰姐,你误会了,再说我不至于那么差吧?我只是奇怪院长怎么知道,我一定能在三天之内拿得出这笔钱?」

雅兰俏脸一红道:「对不起啊……维尔……我不该把你想得这样坏……」

「算了,反正我已经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举动,你这样想也是很正常的。」口里虽然是这样说,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失落吧。一个男人被女人想成这样,换作是谁也会感到不舒服吧。雅兰显然也听出了我的语气有些不对,张嘴想说什么,被我伸手制止了:「算了,雅兰姐,你不必再解释了,我们还是来听听院长怎么说吧?」

丹特院长也察觉了我和雅兰之间的微妙变化,伸手拍拍我,算是安慰吧,毕竟同为男人嘛,他也很清楚我现在的感受吧。丹特院长又看了一眼雅兰导师,指着雅兰导师脖子上的项链道:「雅兰脖子上的项链是你送的吧?」他不提醒我,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刚才一心找丹特院长「算帐」,忽视了雅兰脖子上戴着我送给她的项链,看来她是接受我的道歉了。

雅兰脸一红道:「爷爷,你的眼睛还真尖呢?」

丹特院长哈哈一笑,显得很得意道:「我的傻孙女,你一定还不知道,你现在脖子上戴着的项链,可能是这个大陆上最强的魔法防护道具了,它的价值不可估量,可以轻松地卖到数百万金币。你想想,维尔这小子能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你,他还能没有区区数万金币嘛?即使他没有现成的,对他来说也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还真看不出来,这老小子看得还真准,毕竟是大魔导师嘛,人都快成精了。不像梅琳娜,即使达到了「大魔导师」的水平,但是在见识、经验方面,就跟丹特院长有天壤之别了,因为这些知识并不是说你的魔力强了就能知道,必须经过很多事情,在实践中才能学到。即便是我,很多方面也不如丹特院长吧。看来,应该让梅琳娜来跟丹特院长学习,这样肯定比她自己一个人练习要有效得多。

雅兰虽然也是达到了「魔导师」水平的魔法师,但见识、能力各方面显然都跟丹特院长没法相比,她虽然看出了这项链是有防护作用,但是到底防护有多强,这项链价值多少,她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如今听到丹特院长说的这些话,当场就呆住了。要是换个人说出来,比如说是我,她肯定不会相信。但是这话是从她最佩服、最信任的爷爷口中说出来的,她压根就不会想到去怀疑。呆立半晌之后,她才稍稍有些醒悟过来,呆呆地望着我道:「维尔,为什么送我贵重的礼物,而且还不告诉我?就算是为了道歉,也用不着这样吧?」

我挠挠头,实话实说道:「这项链有很强的防护作用这我是知道的,但是说它到底值多少钱,我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因为这项链是用我的魔力造出来的。」

「你造出来的,那就一定不止这一条咯?」丹特院长和雅兰大眼瞪小眼地望着我。

「那是当然了,我送出去的就有好多条了,像梅尔、莉丽雅她们都有的,哦,对了,前天我又送出去两条,是给拉碧丝公主和雪妮儿小姐。」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他们,而且也确实没必要瞒他们。

丹特院长若有所悟地笑道:「维尔,你这小子,真是暴殄天物,拿这么珍贵的东西来泡妞。」雅兰也听明白了,一下子变得满脸通红。能够近距离地欣赏雅兰娇羞的美态,也是一种享受呃。

「小子,现在就想打雅兰的主意啊,未免太早了吧?我们家的雅兰可不是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没那么好骗的,呵呵……」丹特院长笑瞇瞇地敲了一下我的头,将我从绮梦中拉回到现实当中。我觑目一看,雅兰的脸更红了。

「好了,好了,维尔,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够交清罚款了吧?如果你实在有困难,我可以为你放宽限期。」丹特院长在没有拿到我的罚款之前,显然是不敢激怒我的,有钱的感觉就是爽啊,呵呵。雅兰这时也抬起了头,望向了我,显然她也关心我到底能不能够拿出钱来。

「十万金币我现在就可以拿给您,但是您告诉我这十万金币能够解决多大的问题?」我紧盯着丹特院长问道。

丹特院长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帝都的物价维持在目前的水平的话,这十万金币可以维持两个多月。」

「那两个月以后呢?」我紧跟着问道:「如果到时候物价还是不下降,怎么办?」

「那只能到时候再想办法了,或许我们可以在这两个月之内找到解决办法。」丹特院长有些无奈地道。

「为什么不求求我呢,院长?」我笑瞇瞇地道。

「哦,维尔,你的意思是——你要捐款给学院?」丹特院长会过味来,虽然他极力掩饰内心的激动,但是微颤的语音,已经将他的内心的情绪波动完全无误的表示出来了。

「不错,我可以捐款给学院,不过既然是捐款,我当然可以提一些条件的,是吧?」我笑着问丹特院长。

丹特院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道:「快说,你有什么条件吧?」

我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张水晶卡道:「院长,你就不怕你答应了我的条件,而我只是答应捐一个金币,那你不就亏了?」这当然是开玩笑,算是对他的一点小小的报复吧。

雅兰微嗔道:「维尔,现在是说正事,你就不要玩了。」

「咳……咳……」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将水晶卡递给雅兰道:「那好吧,我先给你们看看我准备捐多少钱再说——哦,对了,零头是交的罚款。」

雅兰将自己的信息输入了进去,蹦出来的数字将她吓呆了,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丹特院长一把抢过,看了上面的数字,先是一呆,然后是狂喜:「维尔,不会吧,10100000金币,相当于学院的所有学生一年所交的学费,哈哈……」

就在丹特院长狂笑的时候,我冷不丁地将水晶卡抢了过来:「院长,你高兴得太早了,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呢?」

「死小子,让我先高兴一下不行啊?」丹特院长对我剥夺了他的乐趣显得很是不满,不过这个时候他是不敢跟我多计较的。雅兰关心地道:「维尔,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吧。」

看了祖孙二人一眼,我托着下巴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才道:「第一,我既然捐了这么一大笔钱,那就不能给钱就算完事。最少也要以学院的名义,给我一个接受捐款的证书,证明学院确实曾经接受过我的捐款。当然如果在五十年后,入学的新生在学习学院的历史时能读到下面这样一段的话,我会更乐意捐出这笔钱的:」五十年前,你们的学长维尔。兰迪慷慨地捐出了一千万金币的巨款,极大的改善了学院的教学环境,你们今天看到的漂亮的图书馆,就是用维尔。兰迪学长的捐款建造的,为了纪念维尔学长为学院做出的杰出贡献,我们将图书馆命名为维尔馆。「」

「维尔馆?你还真想得出来。」雅兰笑得前仰后合,显然并不认同我的天才设想。丹特院长虽然没敢笑出声来,但是那副极力忍住笑的模样,更让我不爽。

「雅兰姐,院长,你们不要觉得我这是说着好玩,其实这是一个解决学院财政危机的好办法。」祖孙二人不解地望着我,显然不理解我的意思:「还不明白啊?从天星魔武学院出去了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有钱的人多得是。如果学院接受他们的捐款,而用他们的名字为用他们捐的钱建造的楼馆命名作为回报,我相信很多人会愿意的,这样应该不算违反了那个什么誓约吧?」

丹特院长和雅兰面面相觑一会,丹特院长突然一拍大腿道:「我怎么就没有这样想过?是啊,只要不答应他们插手学院的事务,那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我不忘落井下石,趁机揶揄一下丹特院长:「所以嘛,你这个院长才会当得这么狼狈,要是我当院长,学院一定富得流油,怎么会落到靠骗取学生的罚款勉强度日?」

雅兰「噗哧」一声笑叱道:「维尔,你对爷爷有意见,也不用这么损他嘛。」…..